众所周知,科普在中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比如大众对转基因、PX的误解,对食品添加剂的恐慌,大家宁可相信各种荒谬的所谓“真相”,也不愿相信真正的科学。看了小崔在复旦的演讲,作为理工狗题主感觉心好累,同时也感觉责任重大(并没有针对小崔的意思,包括题主的家人在内,身边有太多人被伪科学毒害了)。科普在中国为什么很难走下去?什么人该承担起科普的责任?同时也希望有人能讲一讲国外的科普环境是怎样的,是不是也会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有,是怎样改变的?

 

在美国,科普一点也不轻松;但美国那边的科普水平,也比中国的强太多了。

为什么强?其实是个体制问题。因为人家有科普的动力,能发动更多资源,而咱们没有。

科普,就是一个营销的过程,你想让其他人能了解你的想法,并进一步说服对方支持你的做法。Watch Full Movie Online Streaming Online and Download

就比如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吧。

凭什么国家要每年花上这么多钱,扔到这什么飞向火星的形像工程?为什么不把钱发给大家?或者,来建一个对撞机?弄个高产田?去打金三胖?

美国是个民主国家,这就意味着,国家的这些花大钱的政策,需要打动民众,获得舆论的支持。像 NASA 这样科技含量重,投入大,又没有直接关系到民生的机构,要想向民众贩卖它们的特殊意义,就需要科普来搞好和大众的关系。

这是 NASA 的网页今日截图:

人家的四个链接写得很清楚:
For Public:为公众
For Educators:为教育工作者
For Students:为学生
For Media:为媒体

这四个,是这个网页服务的对象。这页面是为这些人做的。

可点的太多,就点进里面的 NASA apps 里去看
您数数有多少个 app?

这只是个网页而已。咱提了那个 Space Center Houston 这样的科技博物馆了么?
这是展厅一角这是土星五号的展厅这是工作中的宇航控制中心,一样向公众开放。

这是像 NASA 这样的巨无霸型研究机构。

咱换到小的,申请经费。

写基金申请,说白了就是营销,对象是基金的评审人员。没错,他们都是自己那行的专家。但隔行如隔山。要让他们在读完那十几页的申请书后就能明白你的工作的重要性,这就需要你给他们做好科普,循循善诱的告诉他们研究的来龙去脉,重要性与创新性,你为什么是这个研究的最佳人选,成功的机率有多高……

但这还不够,发给你钱的人,还要向发给他钱的人报告,就是国会,作为非专业人士的议员。议员们还要向选民解释,我这些年支持拨给癌症研究这多钱,连响都没听到,是为了啥。

所以在申请经费里,一般都会煞有介事的写上一段 Science outreach,就是这个研究如何能惠及普通人。而研究机构呢,也会有专门的科技文章作者,天天在把自己单位的某某成果写成媒体通稿,一骨脑的发出去。

所以这些机构,也特别支持自己的研究人员走出去,在知名媒体上发文章,做访谈。当然,这些媒体为了自己的影响力,也很欢迎优秀的科普作者,和能把道理浅显易懂的说清楚的专业人士。

这个听上去,大众科普的质量,也就很顺理成章的强了。

那为什么说科普难呢?

的确很难。你有生存的压力,人家也有。

民众有那个时间,为什么不去看电影,不去看 NBA,不去博物馆,不去健身房,不去旅游…… 你可以去科普,别人也会打广告,做宣传,做各种各样吸引眼球的事,他们都在抢夺同样受众的关注。营销与公关这事,商家只比你更玩命。

更何况科普本身,也有自己的竞争对手。美国至今在课本里还在为进化论与神创论争执不下。媒体是私人的,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攻击别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美国的科普从业者,就是在这样一个高强度的竞争环境下长大的。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思想的自由市场,从每一个角落,都可能会飞过来意想不到的攻击。他们只能以攻为守,不断的,变着花样的,为自己去做宣传。和媒体结盟,和教育工作者结盟,……

这也不是只存在于政府机构。美国的自治体制,决定了不管是政府,民间团体,还是公司,都面对着这种营销的压力。

就比如,我们当地的医院,会送给学校里的小学生免费的牙刷与科普书籍。当地的农民,会到学校里向小学生介绍土壤系统。当地的大学,会有针对中小学生的科普日。当然,他们面对的竞争,有当地的交响乐团来学校表演,当地的大学橄榄球队为学校捐健身器材,……

这是小的,大的呢。

比如吧,David Koch 有些人可能比较熟悉。作为保守大富商,因为支持茶党,反对奥巴马而有名。可人家也捐了很多钱在科普上。作为一个不可避免的涉及到环境保护的行业领袖,作出这样的投资,于公于私都是有利的。比如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2000 万,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1500 万,Smithsonian,3500 万。美国公共广播系统(PBS)里的著名纪录片系列 Nova,他捐了 1000 万。每次打开一个 Nova 纪录片,David H Koch 的名字都会蹦出来,那些自由派的都气得直跳想把他踢出去吧。

这其实是个生存问题。

说个反例,就比如这个东西吧
在美国的朋友应该对它很熟悉。

是拉差香甜辣椒酱,每年销量超过 2000 万瓶。2013 年生产它的公司,被当地居民告了。原因是当地居民认为工厂生产线的味道太大,让附近居民感到不适。最后法院认定是拉差香甜辣椒酱胜诉,因为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是生产这酱的气味让居民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

这里,是拉差香甜辣椒酱其实是犯了一个错误,让事件以这样不友好的方式结束。作为生产商,在居民抱怨以后,它老板的反应是我们是当地支柱产业,纳税大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什么叫营销?营销是一种双向沟通,是在理解营销对象的心理后,去顺着对方的关注点,来解释自己的立场。换一种心理,可能效果就很不一样。比如是拉差在收到抱怨后,就可以做科普,向大家分析出现呼吸不适眼睛流泪的真正原因,如何防治。它也可以科普产品的生产过程,邀请民众来参观,并展示自己为了防止对居民的影响而做的努力,等等。

很多传统的公司,尤其是客户不在本地的公司,常常会忽略这些事情,认为这是参与到社区建设是一种浪费资源。但在美国这种地方自治传统强的地方,任何一个公司都需要专门的公关人员,不断地参与到地方建设中去,成为社会的一个有机组成,让民众理解自己存在于当地的意义,以换取地方民众的支持。不然,就会慢慢被市民疏离,成为可以被牺牲的角色。拿出一部分资源,放到社区建设中去,不是浪费,而是一种投资/保险。

为什么要科普,因为这是一个生存问题。这是一个民主社会,开放媒体,和市场竞争下的必然选择。

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支持不会从地底下冒上来。只有自己去争取。体制决定了你需要向谁争取,向谁负责。

这是咱们国家航天局的今日截图:
@格拉摩根伯爵 提醒,上面其实没加载完。我这里要再等一分钟以上才完全加载,然后是这样的:
看上去还是过得去吧。当然不能点,比如点进“航天知识”里去,都是几年前的文章。只有“动态信息”里比较靠谱。

换个吧,这个好点:
时间错乱依然存在,比如左下角那个“未来发展”一栏,点一个看看:
未来任务?

 

原文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9124536/answer/435585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