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思维在我们上一代人身上很常见,你一定听长辈说过类似的话,譬如 “不就是一件T恤衫凭啥卖这么贵”,“睡一晚上觉而已花这么多钱”,以及其他各种 “这不就是个XX” 的埋怨。

贫乏年代过来的人,对商品的第一定性是“种类物” 而不是“特定物”,看见东西先分类,猪肉牛肉皆是肉,青菜白菜都是菜。至于这是什么牌子的肉,那是什么产地的菜,这都不是优先考虑的内容。 有就不错了,想别的没用。时间久了,整整一代人思维定型,“不优先考虑”变成了“不考虑”。

于是在他们的眼里,一盘青菜贵过牛肉过于颠覆,无法理解。只能到自己的人生经验里找理由来合理化这件事,也就是他们常挂在嘴边的,你被人宰了。这代人习惯了归类法,以获得“这玩意其实我知道的”一种安全感。

而成长在物资充裕环境里的人,对商品的第一定性是“特定物” 而不是“种类物”,这个“特定” 指的可以是某一品牌,也可以某种特点。我们追捧“褚橙”并不仅仅因为它是个橙子;我们知道酒店除了睡一晚之外,看的是街景还是海景价钱大不一样;我们知道寿司的鱼一般只选哪几种,用的那种饭叫做醋饭。

人在不熟悉一件事情的时候也倾向于先归类到“种类物”。比如老外管馄饨和饺子都叫dumpling,但我们中国人自己知道这哪里是一回事。比如这个图里的东西:
z1
请问这是什么?

是馄饨吗?看着挺像。还是扁食?或者是抄手?难道云吞?还是牢丸?饺饵?粉角? 是不是一下子你也不敢下定论?因为你知道,每一种都有细微的差异。同样是一碗这小食,当你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当地的朋友还会嘱咐你:A记的要比B记的正宗,A记的老店又比新店的好吃,可千万别去错了。可见大家其实都知道,这种细微的差异需要得到尊重。

全国所有城市都有“兰州拉面”,但是有无数的西北人在网上反复说,兰州没有“兰州拉面”,只有“牛大碗”或者“牛肉面”。虽然我一个外地人初看这有什么好纠缠的,牛肉面、拉面、牛肉拉面,说的不都是一回事么。但人家还是会纠正你,不是所有的拉面都能叫“牛大碗”,那玩意儿有一定规格,面条还要分为大宽、宽、细、二细、毛细、韭叶子等等。

所以你看,越熟悉一个东西,就越会把“种类物”下降到“特定物”,越分越精细。

以前中国人没见过批萨,90年代初期引进《忍者神龟》的卡通片,译制的时候把pizza全翻成了“意大利馅儿饼”,我至今印象深刻。但是到今天已经没有人这么说了,人们说起“批萨”绝不会想到其他的东西,懂一点的人还知道pizza可以分为西西里式和纽约式,有厚底有脆底,上面那层芝士用Mozzarella还是Cheese mix 口感和软度大不一样。讲究的人连芝士的外壳是不是要烤出棕色都恨不能再分出一个种类。

我想说的是,现在毕竟不是那个一贫如洗的年代了。100年前的老北京对挂炉烤鸭、铜盆涮肉尚且有那么多的规格和规矩,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品牌和竞争者区分开,今天的我们反而沦落成一个山寨热卖,完全不讲究的国家,就因为太多人只认得“种类物”,不要求“特定物”。

“这不就是个xx” 这个句式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因为这是一种以自己的世界去定义别人世界的蛮横态度。但讽刺的是这些人往往拒绝被别人定义,你若是把他老家某个特点和隔壁省份的另一相似物搞混淆了,他恨不能立马跳起来教你做人。

如果你理解不了什么叫被定义,想象一下:如果你给别人介绍知乎这个网站的时候,别人扫了一眼说“这不就是加了个点赞的贴吧”,你是何等心情?或者比如你老板带你去饭局,介绍你的时候说“小王是我们公司负责。。。负责什么来着,唉呀记不清了反正就是个打杂的”,你是什么感觉?

“这不就是个xx” 这句子让人反感,还因为它隐含了否认制作者心智劳动价值的意味。他们对任何大饼加肉以外的改良和改进的价值都不予承认。既然被认为只是大饼加肉,那就“理应”只值大饼加肉的价格,任何超出这个价格的溢价都会被贴上忽悠的标签。对了,这些人也喜欢在朋友圈上转一些《惊天内幕iphone成本不到1500》之类的文章。如果世界真是这样运行的,那知友们补充的好,瓷器不就是泥,芯片不就是沙。

把披萨说成“打卤馕”,是在试图给人一种我们老祖宗早就有这玩意儿,早就在这儿等你了的暗示。还有人说这不就是囊包肉,我想说那请你铲一块salami pizza 给我们新疆的老乡,告诉人家这是同一个玩意儿,看看会是什么下场。

这是囊包肉:
z2
这是pizza
z3
哪个更好吃,我不关心,口味各有所好。我只想请你认真的告诉我,这是一个东西?你确定?

批萨和大饼是有相似之处,但是两者之间,还有烹饪流程、软度、拉丝、用料限制、用酱限制、添附物固定方法、切割风格、造型摆盘等等来区分。一句“这不就是个xx” 把这些全部一笔抹消,如果你是个花了几十年致力于做出最好吃的披萨的师傅,听到了是什么感受?

我们就只说造型这方面,pizza和大饼的视觉辩识都有特定的风格和差异。扯远点,苹果为了一个按钮的图标,一个转角的弧度和三星打下去几十亿美金的官司,拼上数百律师,难道是吃饱了撑的吗?

评论里许多人在说披萨在国外就是贫民食物。说的没错,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不在于披萨和大饼谁比较高贵,也不在于谁比谁好吃,重点在于这种粗暴地抹去披萨和大饼的差异的思维,是对手艺人精神的蔑视。这种思维缺乏对多样化的尊重,既侮辱了批萨,也侮辱了大饼。

评论里也有知友说的好,“正因为我们需要更仔细地观察这个世界,我们才有了披萨、葱油饼、馕等名字,尽管它们之间的差异可能不像水饺和包子这么大,但已经不同得需要分开对待了。”,“有差异,是不同文化环境下的手艺人不断追求高标准努力的结果。这是需要你花些时间、精力以及金钱去体会生活细节,所谓的品味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不要为了图省事来坚持一个以偏概全的观点,从而失去体会生活中不同美好的机会。”

工艺和手艺上的差异在外行人看起也许区别不大,但为此职人要花费大量心血和无数的试错成本。如果我们不从我们自己这一代讲究起来,认真起来,精细起来,而是继续纵容这种简陋思维横行,导致的结果就是没有人愿意为差异化买单。品位的提高、品质的提升都无从谈起,更妄论创意的价值能够得到市场的承认,我们这代人就永远只配活在极其屌丝的环境里。

下次再有人和你说披萨不就是大饼加肉的时候,请你认真地告诉他,真不是一码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