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对这个世界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即便是对于中国,它也不过是一个越来越没有年味儿春节…烟火,鞭炮,春晚,PM2.5,还有好几天也吃不完的一桌子菜,要说今年的特别之处,大概就是午夜12点,那伴着鞭炮声一起响起的枪声吧。

Day 1.
除夕夜00:00。

14个国家组成的联军分别从5个方向向中国发起了有组织的大规模军事袭击,情报部门的严重渎职以及高层对局势的集体误判导致了这一经过了长期准备的军事行动于中国而言变成了一场突然袭击。

侵华东北联军由俄远东部队和朝鲜人民军组成,兵分两路,从黑龙江吉林入境,兵锋所向直指山海关。

俄位于西伯利亚中南部的重装甲部队此时经由蒙古南下,沿内蒙古一线展开。

西北方向,两个斯坦配合俄西部军区从新疆西北部入境,直逼乌鲁木齐。

西部联军由印度领衔,分两线进军,一路与巴基斯在克什米尔会师,手拉着手沿瓦罕走廊进入中国(那画面太美…)。另一路由印军山地部队为主与尼泊尔不丹一道,从藏南向拉萨进发。

南部越南、老挝、缅甸分别从各自边境出发,尽遣主力企图以最快的速度会师于昆明。

中华民族又来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当日凌晨,武警边防部队和解放军边防连均损失惨重,很多部队甚至把敌人的信号弹当成了老乡放的烟花,基本没有组织起有效抵抗,内蒙方向由于地势开阔,又是摩托装甲部队,推进速度极快。西藏方向地势有利且边防部队准备充分,损失相对较小,但是兵力上的绝对劣势也让边境大面积国土一夜之间易主。哈尔滨等地几个重要的机场当晚被俄伞兵拿下,多处军事基地、雷达、地空导弹阵地遭到轰炸,延边自治州内超市、食品店、农贸市场悉数被抢。

此时总参谋部里已乱作一团,卧槽之声不绝于耳,军委召开紧急会议,国家主席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要求各军区迅速组织有效抵抗,所有尚未接敌的部队全部进入一级战备。

美国总统在大洋彼岸隔空喊话:“坚决支持联合国军的行动,将这个随地吐痰的民族从地球上抹掉!!”日韩台湾表示:“粑粑说的好!”

Day 2.
西藏军区、新疆军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广州军区启动预案,组织收拢残余部队,仍无力抵抗,各线守军继续败退。空军轰炸机、强击机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对敌发起攻击,除北部和西北两线以外,基本取得制空权,敌推进速度较第一天有所放缓。各野战军甲种师完成战备转换,分别向各自前线方向开进。武警机动部队就近支援,配合PLA行动,内卫部队组织疏散群众。济南军区20、26集团军奉命北上保卫京畿,而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和31集团军分别西进南下,铁路、公路、空投,用尽一切办法向战区全速开进。北海舰队侦查机发现俄海军活动迹象。

Day 3.
65集团军主力正式与俄军装甲师接触,空中的苏式战机打成一片,远远望去歼-11苏-27傻傻分不清楚。中共陆航部队数量质量严重吃亏,空军在俄航空兵压力下火力支援密度极其有限,导致步兵装甲部队炮兵部队也损失惨重,北部战线在胶着中向南迅速推进。西北方向斯坦联军没有在山区与边防部队恋战,在几个波次的空袭之后,凭借兵力优势拿下精河县,并沿公路向乌鲁木齐开进。南部广州军区41集团军和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主力接敌并投入战斗,老挝缅甸部队已转攻为守停滞不前,越南凭借兵力优势和山区地形仍不断向内地渗透。军委调集卫星无人机等一切侦查手段对敌进行侦查,二炮利用常规弹道导弹,对敌境内部分重要机场和补给基地发起打击。

=================================================================

陈狗蛋不是他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但临走的时候也是敲了锣打了鼓的,浑浑噩噩的大学生活让他有点找不着北,转眼就大四了,4级还没过,虽不清楚自己以后咋办,但他是死也不会回老家了。

“恩,死也不回去!”他对自己说。

刚说罢,被一张正准备着陆的传单狠狠地糊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已经是半年前的事儿了,狗蛋也就是在除夕晚上才有功夫去回忆。这半年可把他累惨了,新兵连被分到了193师,步兵,泥腿子,白天踢正步,晚上俯卧撑,临了打了五发子弹,下连了。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五公里,单双杠,擦玻璃,种菜……

三十儿晚上所有人得到连队的学习室看春晚,这是规矩,不看不行,狗蛋最喜欢的赵本山今年没来,这让他有点纳闷儿,可一想到后半夜2点还要站哨他就什么兴致也没有了。

“什么春节期间干部上哨,都他妈逼扯蛋!就特么知道欺负新兵!!!”这话他可不敢大声说,班长离他不远。

好不容易挨到12点,部队解散回班睡觉了,狗蛋常服也没脱就往床上一躺,他得抓紧时间眯一会。刚睡着,哨响了,紧急集合哨,就听外面有人喊:“战斗着装!!打背囊!!各班取枪!!”紧接着是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再一听,团部那边的警报也响了。

“大年三十拉方案,我去你大爷的!”狗蛋一边换迷彩服一边骂,袜子也来不及穿就把战靴套上了。收拾妥当之后冲出去集合,出门就碰到后勤班的三期老阚,扛了两箱单兵口粮往卡车那边跑,一边跑一边嘀咕:“你丫抓训练也不带这么狠的啊!我看还是胡主席好!”

这次拉动跟以往有些不同,连长没有一本正经的下命令,指导员也没啰里吧嗦的做动员,清点人数之后就直接组织登车了,狗蛋透过帆布往外一看,好家伙!车队足有几公里长,大灯晃的眼睛都疼。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开进了,去哪谁也不知道,听连长的对讲机里说:

“往北,往北……”

Day 4.
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第27集团军,在河北北部、山西西北部构筑起了一道环首都的防御阵地,内蒙一线65集团军还在苦苦支撑且战且退,围绕包头一带与俄军展开拉锯战。从南京军区抽调的陆航部队已经投入战斗,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地面部队的压力,47军139旅星夜兼程,顶着俄战斗轰炸机的空袭向包头摩托化挺进,15军43师127团128团空降包头,包头俨然成为了中国版的斯大林格勒。华北和东北上空的空战也在这一天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依托密集的防空网络,沧州、郑州、开封、锦州、鞍山等地军用机场基本完好,从南方抽调的大量战斗机、战斗轰炸机、预警机在此集结,与俄空军殊死搏斗,据空军不完全统计,全国单日战机起飞达2700余架次。

战争初期,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4师、46师奉命北上,阻挡数个俄远东机械化步兵旅,虽有当地武警民兵策应,仍损失惨重,幸好39军先头部队及时增援到位,战局开始逐渐扭转,部分团级部队主官急于收复失地,擅自发起反攻,被分割包围。

16集团军69摩步师在J-7的掩护下顺利围歼了朝鲜人民军主力部队,部分残余部队进山负隅顽抗,清缴过程中伤亡较大。空一师在与俄军争取东北制空权的同时顺便歼灭了朝鲜空军,并轰炸了平壤以示警告。

包括北京天津在内的几十个城市政府机关、机场、雷达阵地,车站、电厂均遭到了来自北方的弹道导弹袭击,各集团军工程部队、武警水电交通部队、民兵预备役部队、国有企业施工队、志愿者等竭尽全力抢修,二炮部队向俄境内重要目标累计发射数百枚导弹予以还击。

缅老联军被14集团军从南北两个方向包围在镇沅以南,武警41师切断了联军与本土的补给线,但守军抵抗仍十分顽强,空军出动了H-6机群对包围圈中的守军进行了地毯式轰炸,31师已随即进入包围圈主持扫尾工作。

41集团军与越南人民军在广西南部的争夺十分激烈,双方均占领很多有利地形,空军无法对越军形成大密度空袭,海航轰炸机在SU-30MK2的掩护下越境轰炸了越军的补给线。

入夜,扼守朝鲜海峡的北海舰队109舰被潜艇发射的鱼雷击中,已丧失战斗力,反潜机投下大量浮标连夜搜索,俄北方舰队主力具体位置仍有待进一步确认。

=================================================================

现实中的战争和陈狗蛋想象的并不一样,电影里那些血脉喷张的镜头越来越像个笑话,摆在他眼前的,是无尽的荒原和干拉拉的寒风,雪地、石砾与枯草一起构成了一幅瘆人的马赛克。

部队已经在这里开了两天了,狗蛋满满的三个弹匣还一枪都没开过,倒是工兵铲的出镜率更高一些,早上奉命挖了十几个土坑,埋了一些他还不认识的战友,他们都是被飞机炸死的,紧急疏散的时候运气不好,还没下车就爆炸了,狗蛋分不清那是导弹还是炸弹,但他是那时侯才知道这特么不是演习。天上也会有自己人的飞机,轰鸣声几乎每分钟都能听到,轰隆隆的是战斗机、噗噗噗的是直升机,晚上会看到远处连续的闪光和迟到几秒的爆炸声,狗蛋呆呆的看着天空,仿佛那里才是主战场,他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一个漩涡,莫名其妙又无能为力,那时他还不知道有“不可抗力”这个词儿。

即便是战时,晚饭前指导员还是让大家唱了首《当那一天来临》,说是要提提神,倒是不用担心暴露,因为就算你嗓门儿再大,也会被淹没在风的呼啸中。军歌是一种很神奇的存在,每个人都不在调上,但一群人歇斯底里的噪音却能拟合成一段旋律,没体会过的人很难懂。狗蛋一边啃着压缩饼干,一边听排长吹牛,他说坦克团已经和敌人打起来了,损失可大了,已经有两个营长都联系不上了!听到这狗蛋噎了一下,想喝点水,晃了晃水壶,冻住了。

那天排长还说了,部队再往前就要沿着铁道线开了,沿着铁路一直开,就能看到城市了。

城市的名字叫:

包头。

Day 5.
由于将极其有限的兵力重点部署在乌鲁木齐以西,所以斯坦联军进展出奇的顺利,除零星空袭以外一路几乎没什么抵抗,新疆军区已动员民兵预备役生产兵团1W余人,疏散群众、构筑工事、抢运物资。

部署在西藏的远程预警雷达发现来自印度的弹道导弹,空军尝试用新型地空导弹中段拦截以失败告终,但印军导弹在经过几十次主动变轨后落在塔克拉玛干地区,没有造成损失,具体意图还在研判当中。

41集团军122旅、123师由广西插入越南本土,而后向西截断了越军的退路,在南北夹击之下,越军开始被迫向东运动。缅老联军愈3000余人被俘,军委尚未批复14军关于战俘的处理方案。

华北上空俄空军已显出颓势,起降频率明显下降,但受制于其绵密的防空网共军除远程导弹外没能有效的威胁到饿境内机场。空军已组织战斗轰炸机编队火力支援包头-呼和浩特一线守军。地面上,双方自行火炮以及火箭炮持续激烈对撸,均对对方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包头部分市区失守,俄在巷战中动用了大量重型武器。第20集团军上午完成了对38军的换防,26集团军在河北部署完毕与配发重火器的武警81师一道组成战略预备队,38军兵分两路向包头和锡林郭勒盟方向全速前进。

39军主力全部到达蛟河,随后从西侧向俄军发起进攻,协助被困部队向南突围。

全国所有国有钢厂、化工厂、船厂、机械厂、科研院所停止一切民用订单,按国务院临时生产委员会统筹规划生产。全国各省军分区武装部联系召回辖区内退伍不满10年的退役士兵,发放武器并组织骨干进行训练。

辽宁舰临时与东海舰队150舰、151舰、152舰、153舰、548、549舰、136舰、890舰、364、369艇组成编队,进入西太平洋。

海军陆战队在福建集结完毕,南海舰队及东海部分登陆舰支队开始活跃。台湾军方发言人召开记者会,表示反对一切侵略活动,希望大陆军方在大是大非面前认清敌我,以免误伤。

=================================================================

陈狗蛋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在战场上不怕死了,顾不上!

前面的群山像某种可怕的母体,没完没了的外国坦克从山口被吐了出来,还有没完没了的装甲车,没完没了的大鼻子兵,没完没了的血和风。

上面的任务是在山口外3公里宽的开阔地上挡住敌人,伺机向北发动反攻以彻底堵住这个缺口。

“伺机?!还反攻?!反你妈比!!”刚骂完,天上又下来一层土。

是啊,狗蛋只是个步兵,面对这些铁疙瘩确实没什么机会,而他不知道,他们的一个坦克旅已经在山的另一边打光了,另一个正被调往城市的东边去抵挡俄军的包抄,不远处正喷着火蛇的85步兵车已经是他们现在最好的武器了,靠着源源不断的无后坐力炮和工兵提前埋的反坦克地雷,双方已经在这里僵持了一天一夜。

“狗蛋你知道吗,援兵来了!!我刚才听蛤蟆说的。” 蛤蟆是连里的通信员,长了一脸的青春痘。

“哈?!来的什么坦克?99还是59?”

“没来坦克,是挺小的车,说是…空降兵。”

“操!有屁用!”

狗蛋对这些空降兵没什么兴趣,他太累了,只想睡一觉,就在这深深地壕沟里也行,也不管这一觉还能不能醒过来,可在战场上,这不过是一个可笑的奢望。

“都收拾收拾准备战斗!目标山口方向,炮停为令!” 传令的是今年刚转士官的黄栋,现在他是班长了,原来的二期班长昨天被直升机给穿了,尸体还差一只手到现在也没找着。

黄栋话音还没落地,弹幕就下来了,那巨响DUANG的一下能把你吓坐地上去,铺天盖地的炮弹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炸出了一堵黄黑色的墙,裹挟着碎石和焦土一步一步向前,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

“班长,你刚才那算高能预警吗?!”

“啥?!”

“没啥,你没上过B站。” 狗蛋这回算是见到真正的弹幕了。

“炮团这帮龟孙子爽得一B啊!猫后头打炮,还有防空旅护着,我们还得听他们的,日!”借着巨大的爆炸声,狗蛋可以想骂谁就骂谁,骂了就能痛快痛快,等下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才骂到军长,

炮声就停了。

Day 6.
46师的两个团尚未能突破俄第5红旗集团军四个摩步旅形成的包围圈,前来增援的39军一部遭到俄38近卫旅伏击,增援计划被迫推迟。空降哈尔滨的俄特种部队由于缺乏支援,现已龟缩在太平国际机场被69旅包围,太平机场内交火激烈已不具备起降能力。

139旅抵达包头,途中减员一个营,在短暂休整之后投入到包头保卫战。俄装甲部队迂回至包头东侧切断了包头呼和浩特之间的铁路和公路。兰州军区H-6机群在执行轰炸任务时遭到地空导弹袭击,4架被击毁2架被击伤,随后空军使用SU-30MKK携带反辐射弹将该阵地摧毁。38军增援部队还未到达指定位置,27军一部到达呼和浩特。

越南人民军主力进入31军布下的口袋,现已被重重包围,丧失补给线的越军已有两天没有得到食品、弹药和油料,政工部门向包围圈内抛射传单表示共军优待俘虏缴枪不杀。123师继续留在越南境内向河内方向施压,缅甸秘密派特使与中国领导人接触,商讨出兵越南以换回战俘事宜。

第1、2、3、5、6边防团在经过前两天的溃败之后已重新集结并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极大的延缓了尼印联军的推进速度。而边防四团和山地独立营依托有利地形不断扰印巴联军,该线联军各部均已停滞不前,据可靠消息,印巴内部就谁来断后的问题产生了纠纷,正策划举办战地军体运动会一决高下。

卫星发现俄北方舰队航母位置,辽宁号编队奉命前往途中遭潜艇袭击,巢湖号受重创,反潜直升机在附近海域击沉一艘636型潜艇,530舰、110舰护送886舰赶往事发海域接替巢湖号。南海舰队驱护主力与三艘船坞登陆舰7艘072A登陆舰沿台湾海峡西侧向北航行,台湾多地爆发大规模游行,要求政府趁此天赐良机反攻大陆,针对国民党阐述的缺兵少船问题,绿营提出:“用爱杀敌”。

美、日、德、英、法、澳等国驻中国使领馆均暂停向中国公民发放签证。

=================================================================

当死亡就站在眼前的时候,人们往往比想象中的自己要脆弱得多,阳光挣扎着穿过尘埃,稀稀拉拉的撒在排长身上,灰白的画面蓦然多了一些苍劲的斑驳。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陈狗蛋甚至都不敢呼吸,抱着他的120毫米火箭筒缩成了一团。

 

他们排领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说实话那个街口的确是在一个要命的位置上,俄国人要想往东继续打,几乎不可能不经过这里,鬼知道这么宽阔的街道会涌进来多少坦克。自从上次反攻失败之后毛子就打进城了,从上到下这都是头一回打巷战,连里能活到今天的都能算是脑子活络手脚利索的精英,去掉重伤员,再去掉刚补充进来不久的民兵,也就剩这一个排了。指导员说了,只要能拖到明天的这个时候就是胜利,回来至少都是二等功!狗蛋想立功,但他脑子里有比这更强烈的念头——报仇,给他老乡大龙报仇,给通讯员蛤蟆报仇,给一直挺照顾他的连长报仇……一想到这些他的血就往上涌,气的鼓鼓的,搬弹药箱都比之前有劲了!

 

跟着排长在布防的街口忙活了一个上午,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俄国人好像早就知道这里会设防,用工兵在防线的侧翼炸毁了一栋3层小楼,坦克和步兵车鱼贯而入,那边人手弹药都不多,没挡住。

 

“三班去几个人!把那俩架导弹的吉普也开过去!!谁会摆弄谁去!!!赶紧的!!!!”排长这边也跟毛子接上火了,顾不上侧翼的缺口,他感觉已经被包围了,下命令的时候有点乱。

 

“廖清泉!”

 

“到!”

 

“卢明林!”

 

“到!”

 

“曾大镪!”

 

“到!”

 

“罗鑫!”

 

“到!”

 

“陈狗蛋!”

 

“到!”

 

“跟我走!”这是狗蛋记忆里,黄栋最后一次和他面对面的说话。

 

敌人太多了,真的太多了,都猫着腰,躲在装甲车的后面,躲在冒着灰烟的残垣边,躲在一个个失守的街垒里面,向每一个他们所怀疑的地方倾泻火力。狗蛋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一点点的后退,为了能拖得久一些,他们早就分头行动了,狗蛋仔细的辨别着95和AK枪声之间细微的差别,好判断还有几个战友活着,看到有好的机会也会给毛子兵来个短点射。

 

终于在一个退无可退的小楼里,透过被坦克炮炸开的“窗口”,狗蛋看到了躺在大街上的排长,他倚着一个街垒,暗红色的细流从剩下的半条腿中潺潺的流出来,在地面上蔓延、凝结,10米远的正前方,一辆T-72B正向他缓缓的靠近,履带发出刺耳的咯吱声响,在柏油路上留下两段深深地咬痕。排长手里拿了把92,漫不经心的朝坦克开枪,狗蛋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拯救大兵瑞恩》里的米勒上尉当时就这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秒天上会飞过一架P51,啊不,在这应该是强-5,投下炸弹把这辆坦克撕碎,排长会成功的躲过爆炸的破片和冲击波,最后活了下来。然而时间滴答的走着,并没有随谁的鲜血而凝固,飞机也没有出现,这毕竟不是电影,排长也不是汤姆汉克斯,坦克从容的碾过了他,留下两段红色的咬痕。

 

“为什么呢?”狗蛋颤抖着,到最后也没敢扣动扳机,复仇的气血也散得净光。

 

他似乎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这个现实的世界,

 

谁都不是主角。

 

Day 7.

西北方向,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重装甲部队主力在石河子市以东遭到新疆军区4师装甲团的伏击,兰州军区陆航团出动的WZ-19机群和之前由库车赶来的炮兵部队几乎同时出现在石河子战场区域,空军亦动用歼击机和轰炸机对敌发动突袭,斯坦联军猝不及防损失惨重,但仍坚持向乌鲁木齐方向冒进,遭到新疆军区11师顽强阻击,现已对敌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原驻扎新源的武警7师凌晨对占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联军部队发动了突袭,经过一整天的激烈巷战已基本控制该州大部分区域。

 

39军主力部队突入俄第五集团军以及38近卫旅的包围圈,并将其分割形成反包围,为扭转局势,俄驻远东歼击机掩护轰炸机群向蛟河一带发起了大规模的空袭,但在从芜湖赶来增援的空3师与空1师组成的侧卫墙的拦截下收效甚微。哈尔滨太平机场内的激战在傍晚时分结束,俄守军除少量被俘外其余战死。

 

包头战役进入第四天,由于铁路公路受到严重破坏,38军被迫采用摩托化开进,有望在两天之内投入战斗,第15集团军134团空降包头缓解守军压力。空7师、空18师、空19师、空5师集结上百架战机越境对蒙古境内机场、基地、导弹阵地发动轮番空袭,蒙境内几处重要据点和补给线被毁,俄空军招架之力渐弱。

 

越南守军将领主动切断与越国内的联络,宣布无条件投降,31军一部现正在主持人员登记武器收缴等工作,越南国防部表示已免去该将领一切职务,其所有命令均属无效,要求被困越军继续抵抗,南部战事已基本平息。

 

辽宁舰编队预警机发现俄北海舰队主力,随即各盾舰开机进入防空阵位,舰载机升空集结向库兹涅佐夫号及其护卫舰艇发起攻击,库舰身中两弹已基本丧失起降能力。此外,1艘光荣级巡洋舰被击沉,两艘基洛夫舰重伤,中方151舰遭重创,369艇被俄潜艇击沉。随后辽宁号编队主动脱离接触,向南接应886、110、530三舰。

 

美日韩均表示希望交战各方保持克制,通过协商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必要时愿意派代表斡旋。英国强烈谴责联军的行动,称其为“21世纪最令人发指的侵略”,表示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中国进行人道主义援助,被中方婉拒。台湾海军在台东县以东海域进行了海上阅兵仪式,地区领导人作重要讲话,声称有能力抵抗一切侵略者,同时希望美方尽快签署并强化《美台安保条约》。澳大利亚总理公开表示支持联军行动,并批准向越南援助5架F/A-18战斗机。
=================================================================

 

陈狗蛋会时不时会梦到以前的事,水塘边聒噪的群鸭、栏里混吃等死的肥猪、一年要交配两次的土狗、走路一跛一跛的小学老师、县中学用煤渣铺成的操场…无序的出现在眼前,他甚至不确定这些是否真的存在过,也许就是个囫囵的梦。

一阵发动机的嘶鸣把狗蛋从梦中拉了回来,他睁开眼,看不见一丝光。他努力的回忆着,只想起他目睹排长惨死之后曾慌不择路的躲进一个衣橱,然后一声巨响,接着水平的世界产生了角度,巨大的压力让木板尖叫着变了形,等再次形成稳态之后他已动弹不得。狗蛋大概知道状况了,短暂的挣扎之后他便放弃了努力,他知道在衣橱的上方,是一整座废墟。狗蛋苦笑了一下,笑自己还真是没心没肺,这样都能睡上一觉。

 

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狗蛋似乎都闻到了一股子柴油的味儿。“应该埋的不深!”他突然觉得自己还有生的希望,于是煞有介事的清了清嗓子,琢磨着如何能把一声“救命”喊得更有穿透力。就在这时,他清楚地听到了外面一声穿透力极强的,俄语。

 

狗蛋听不懂俄语,事实上英语他也听不懂,但他知道那是俄语,于是他犹豫了,这犹豫摧毁着一切,希望破灭的时候往往比它没出现时更令人丧气。狗蛋知道毛子是什么尿性,他们说不定会刨开一个小洞然后朝里面撒泡尿再补上几枪,他亲眼见过俄国人往他战友尸体上补枪,就像他和战友在俄国人尸体上做的一样,这是战争,谁都甭想娘们儿一样抱怨对手的劣行。“算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决定保持沉默,以便能多活一会儿,放任那引擎声愈走愈远,心情竟变得轻快起来,仿佛自己得救了一样,想挣扎着换个舒服点的卧姿,这才发现手脚正在慢慢地失去控制,太冷了……

 

“早知道不脱棉裤了…”狗蛋身上的迷彩服里只有一套绿色的秋衣裤,战备包倒是还在挎包里,里面有另一套内衣,可空间太小了,他根本动不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狗蛋从1数到5000,再从5000数回来,他在大学里常说的“无聊死了”而今竟成了谶语,数着数着,鸭群、肥猪、土狗、老师、操场一股脑的都出来了,他不想睡,怕睡了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了,没办法,已然身不由己了。

 

让狗蛋再一次醒来的,是一次短促而又猛烈的震动,他花了好一阵子用来确认自己确实没死之后才发现有光一点点透了出来!他心里的滋味儿别提多操蛋了:

 

“老子这罪也他妈白遭了!闹了半天还是要死在俄国人手上…”

 

“也好,死前还能见点儿光。”

 

“反正身上哪哪都没知觉了,挨两枪应该也不疼,吧?”

 

上面的人不紧不慢的挖着,这漫长的等待对下面的狗蛋是种莫大的折磨,他想到了很多,关于他这一辈子,莫名其妙的一辈子。终于,在最后一块楼板被掀开之的时候,阳光闪瞎了他的狗眼,如此强烈的光明应该只属于天堂。

 

一只大手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大喊道:

 

“这有个新兵!!还有气儿!!!”

 

Day 8.

经多日集结和准备,13集团军于清晨向印巴联军发起总攻,陆军航空兵第2旅配合149师、37师分别向南北两线印军发起反击。经过一整天的激战,共军收复大片失地,149师俘虏敌军800余人,其余部队伤亡俘虏情况尚无报告。

 

华北空军重点对俄野战防空阵地发起打击,俄空军歼击机升空拦截但数量上已处于绝对劣势,下午2点左右空袭目标已基本清除,陆航1团、5团、7团随即对俄装甲集群主力发动大规模空袭,并从空中截断了俄军的补给线。

 

38集团军112师、113师于正午提前抵达包头市郊,未经修整直接投入战斗,市区内防线争夺仍十分激烈,部分区域发动了反攻并收复失地。151师、6师抵达锡林郭勒地区,正在进行驻扎休整,尚未与俄军交火。

 

越军被俘人员已经完成登记清点,正由31军押往临时安置点。122旅、123师向河内方向开进,越军在沿途并未组织起有效抵抗,从南方抽调北上的援军还在途中。缅甸、老挝表示愿意与中方签订停火协议,但未公布具体条件。

 

39集团军已完成对俄军的钳形包围圈,俄地面部队活动区域逐渐缩小,工兵正紧急修筑防御工事。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口遭到共军海航轰炸,太平洋舰队沙波什尼科夫号被北海舰队击沉、瓦良格号受损。

 

原本沿台湾海峡北上的南海特混舰队突然出现在了荣市以东海域,击沉越护卫舰3艘,潜艇2艘,同时利用舰炮以及舰载直升机对滩头工事进行打击。登陆舰只已基本到达指定位置,相关部队正在进行抢滩前的最后的准备工作。

 

韩国空军出动F-15对朝鲜境内目标进行了空袭,地面部队越境向平壤推进,朝鲜方面利用火炮进行还击。韩国防部发表声明称此举是对朝鲜擅自发动对中国侵略的惩罚,韩军愿意为中国分担压力。中国外交部回应:中国未对韩国发出任何请求和邀请,警告韩军应立即退回38线,勿谓言之不预也。

 

=================================================================

 

“刚才帮你问过了,你们连撤编了。”

 

“撤…啥意思?”

 

“呃,可能…就是被打散了,像你这样。”

 

“那我们营呢?”

 

“你们营应该还在,可193师现在连师部位置都不固定,我一个参谋上哪给你找你们营?你看看外面打成什么样了,指挥的信道都不够用,难不成还能帮你挨个部队联系?!”

 

“何参,我是想…”

 

“等打完仗,凭士兵证就能给你调回去了,你现在先去2机连报道。”

 

“我们指导员说……”

 

“你们指导员死活都还两说呢!这也就是战时,换平时你想进38军你找的到门吗?!这是调令,去吧!”

 

“是!”

 

部队里有句话叫“革命军人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话平常都是老兵用来插科打诨的,亦或是有苦差落到自己头上时的自嘲。狗蛋觉得自己并不像一块砖,倒像是一叶扁舟、一团柳絮、一片落叶什么的,随波逐流,随风飘散,也许是因为兵龄短,还不算真正的革命军人吧…不过他一点也不难过,他还在庆幸自己所在废墟正好挡住了112师一个坦克连的去路,不然人家也不会去搬那些楼板,也庆幸当时工程车太远调不过来,他才没有被推成肉饼。不过落单的滋味也确实不好受,他开始有点讨厌这场战争了。

 

如今这个社会,很少有像部队这样待见“大学生”这三个字的地方了,当你报出你的学历的时候你会看到对方眸子里那掩饰不住的光,狗蛋也是在这里才头一回享受到被惊羡目光所洗礼的感觉。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打上“脑子好”标签的狗蛋也不得不绞尽脑汁的想办法,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重机枪的分解与结合,15分钟之后,他将被扔上一辆装甲车,参与执行一个代号为「春分」的反攻行动,当然了,他不过是这场行动中的一个螺丝钉,最不起眼的那个。

 

装甲车带着狗蛋一路穿街过巷,和他们同路还有很多重型坦克、插满天线的猛士吉普以及一看就饿的炊事车。狗蛋扒着机枪口看着外面的一切,一些途经的地方让他觉得很眼熟,那些是他们曾经失守的街区,眼前这些6个轮儿的坦克还有新鲜的装备让狗蛋既兴奋又难过。

 

“韩班,你知道吗,你们要是早两天到,我们连也不用撤编了…”

 

“怪我喽?”

 

“没。”

 

“都一样啊小兄弟!你当我们这一路太平呐?死了不少人呢!别难过啦。”

 

其实狗蛋并不确定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失落,一群刚认识彼此几十天的人在被打上「战友」的标记之后仿佛理应更亲密,他也曾无数次被告知应该和这集体中每个人情同手足,但这些天来的经历告诉他,只有绝境中的扶持才能略微升华一下他们之间的感情,其余的任何名分,都是扯蛋。

 

“韩班,我们这是去哪啊?”

 

“天黑之前,拿下火车站,连长说的。”

 

“这都快4点了啊!”

 

“我操?!还真是…”

 

Day 9.

27集团军188旅、235旅、82旅先后抵达包头,先期抵达的112师和113师利用重装甲部队的穿插将包头市区内的俄军分割成若干区块。空军持续对俄补给线以及蒙古境内基地发动空袭,俄空军只能将有限的战斗机和截击机部署到指挥中心、储油库附近进行点防御,其他空域以基本丧失制空权。65军装甲1旅在陆航8旅的配合下向包头东侧的俄军发起反攻,夺取被占领的铁路线,正在组织抢修。包头机场已恢复部分起降能力,大批武器和物资从空中运抵包头。151师与俄军在锡林郭勒地区发生激战,战况已陷入僵持。

 

北京天津遭到数十枚弹道导弹袭击,有大量平民伤亡,部分古迹损毁严重,外交部发言人强烈谴责俄军实行无差别攻击,印度方面表示其中也有印度导弹但中方未予回应。

 

39军在蛟河一带的包围圈进一步收窄,交战仍十分激烈。46师、 67旅,39军190旅、202旅分别从临江和丹东进入朝鲜,计划于朝鲜西部和北部建立两个战略缓冲区。韩军进攻速度有所放缓,部分军队开始回撤。美韩联合司令部,已决定于今日向韩军移交战时指挥权,但仍会向韩军提供武器情报等支援。此外,大量难民涌向中朝边境,已发现有人民军官兵混入其中对难民营设施进行破坏。

 

122、123师继续向河内挺进。海军陆战旅两栖装甲团和数个陆战营于清晨在荣市登陆,在空军的和海军直升机的掩护下占领了该地港口和交通枢纽,尚有大批登陆部队不断进入荣市,构筑工事以抵御南部援军。缅甸军队也于清晨从纳贝口岸进入越南,占领德寿之后由西向东向荣市进发,越南领土最纤细处被中缅截断。

 

北海舰队112舰、115舰、116舰、881舰以及5艘护卫舰、和两艘核潜艇经日本海赶往太平洋支援辽宁舰编队,俄北方舰队掩护库兹涅佐夫号向堪察加半岛后撤,途中北莫尔斯克号被歼-15发射的反舰导弹击沉。

 

美秘密派遣特使赴中国进行斡旋。台湾方面同意,向中共开放太平岛机场,岛内舆论哗然游行示威不断。

 

=================================================================

 

当时那把AK74离陈狗蛋的脑袋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把枪的主人将会彻底地离开这个世界……

 

架机枪的点都是连长挑的,分布在车站东侧的一幢宾馆附近,这地方视野开阔,几个点站稳了形成交叉火力就能封锁一大片区域,之前是俄军的一个火力点,后来让炮兵把这犁了一遍,步兵又扫了一遍,活口估计是没有了,一片狼藉倒也适合隐蔽。

 

狗蛋左手扛着一箱子弹,右手抬着机枪脚架,跟着韩班哼次哼次的往楼顶爬,这挺12.7mm口径“小炮”的分量也确实够他俩喝一壶的了。老韩手脚挺麻利的,到了楼顶之后三下五除二就把家伙给支开了,狗蛋杵在一边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好几次想帮忙愣是没插上手……

 

“把弹压上啊!你他妈看戏呐?!”老韩脾气有点上来了。

 

狗蛋赶紧过去把弹链给挂上,手有点哆嗦,倒不是怕,刚学的,手生。

 

“待会儿等坦克和步兵连那边把鸭子赶出来,我叫你打你就打,懂?!”

 

狗蛋使劲点点头。

 

“李坤刚才教你怎么瞄准了吗?”

 

摇头。

 

“那凭感觉搂吧,反正这玩意儿也特么瞄不准。”

 

这时候上来个矮子,姓尧,叫啥狗蛋记不清了,扛了两箱机枪弹往地上一摔,呲牙一笑:“慢慢打,管够!”说完扭头下去了,老韩骂骂咧咧的起身过去点子弹,让狗蛋趴那盯着点战场。

 

说这话的功夫天就暗下来了,不远处传来越来越密集的枪炮声,俄军后方的炮火十分勉强的掩护着车站里的步兵,偶尔有几颗会在狗蛋前方不远处开花,震得他十分蛋疼。于此同时112师的包围圈正在迅速缩小,虽说天黑前拿下这里估计够呛了,但看样子也不会僵持太久,要不是上边要求保住这个车站,它早就被炸上天了。

 

狗蛋掖了掖军大衣,活动了一下棉手套里的手指,两眼死死地盯着前方。

 

“韩班,你饿不饿?我挎包里还有饼干,我盯着,你先垫垫肚子吧。”怎么说也是新班长,狗蛋还是习惯性的拍拍马屁。

 

老韩没搭理他。

 

“韩班,我挎包里还有能量棒,你也吃了吧。”狗蛋转过身来,看到老韩趴在子弹箱上,脑袋上面碗大个疤。

 

“我操!!有狙击手!!!!”

 

“都趴下!!前面楼里有狙击手!!!”

 

狗蛋彻底炸毛儿了,吓得往后滚了十几圈,一边滚一边没了命的嚎。只听“嘭”的一声,他头顶的水泥墙被子弹凿出一个大坑,崩了一身的碎渣,这下狗蛋脑子里就剩“跑”这一个字了,正赶上眼前的楼板有个大洞,想都没想就滚下去了,直接拍在了下一层的地板上,虽然穿的不少还带了头盔,但这一下也摔得他够呛,两眼冒了半天金星才对上焦,刚想站起来,就被人用枪顶住了脑袋。

 

狗蛋印象里的俄罗斯人,身高都是1米8起,膀大腰圆胡子拉碴,战场上遇见了,提鼻子一闻,往酒味儿大的地方扔个手榴弹,准能炸死俩。可眼前这个太另类了,本来个头就不高还佝着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都快瘦成一道闪电了,两只大眼睛陷的很深,外面还架了一幅哈利波特同款近视镜,可能是因为冷,举枪的手哆哆嗦嗦的,时不时抽搐一下的食指让狗蛋特别有尿意。他俩就这么对视了一分钟,谁也没说一句话,最后还是狗蛋憋不住了,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Don’t…”。狗蛋知道这是俄国兵,可他唯一能说上两句的外语就是英语了。

 

“Xu…Be quiet!”毛子兵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狗蛋点点头,表示听懂了,顺便用余光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门被之前的炮击给堵死了,墙上有个特大号的“窗户”应该也是被轰的,唯一的入口就是天花板上那个洞,难怪他能躲到现在都没被发现。狗蛋明白这货也是走投无路了,天上掉下来的这个俘虏也许是他唯一的希望,这让他心里稍微淡定了一点,慢慢解开了水壶挎包子弹袋,丢到一边,然后双手抱头用嘴努了努“窗户”,轻轻的说了声:“Go…”。说完狗蛋自己都后悔了,往哪Go啊?现在跳出去不被打成筛子才怪,正想憋个高级点的词汇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这家伙竟放下枪,猛抽了一下鼻子,往地上一蹲,哭出声来了…说实话狗蛋也挺想哭的,但他知道这不是时候,于是他一把夺过那把AK,对着哭成泪人的敌人就扣了扳机,“pia哒!”,没子弹,毛子兵甚至都没理他,自顾自的哭的更凶了。

 

狗蛋这才站起来,提了提裤子,把枪扔还给他,从包里拿了块饼干递了过去,心想这可能也是个学生吧,跟自己一样,脑抽了一下就去当了兵才摊上打仗这种事儿。这哥们儿也没客气,接过来就给吃了个干净,吃完之后站起来抹了把眼泪,捡起枪,狠狠地抱了抱狗蛋,高举双手做了个投降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天花板上那个洞。狗蛋苦笑了一下,用手比划了一个“OK”,转身去找能垫脚的东西。

 

“砰!”

 

一声枪响震得狗蛋脑仁都疼。

 

尧从天花板上探出头来:

 

“陈狗蛋!你没事儿吧?!”

 

Day 10.

包头方面,113师分别于上午和晚间夺取了火车东站以及海兰泡机场,但设施损毁严重,暂时不具备使用条件。112师继续在市区内与俄军展开巷战,损失较大。235旅迂回至包头西北侧截断了G110国道,同时遭遇俄装甲分队袭扰,零星战斗时有发生。65军1旅扼守东部铁路线的同时,配合交通部队加紧抢修被迫坏的铁路。经过几千工人昼夜奋战和全国各院所厂家鼎力支持,首批简装版96A型坦克正式在包头下线,短暂试车之后将被直接投入前线参战。

 

新疆石河子包围圈中的哈塞克斯坦吉尔吉斯坦联军已基本被全歼,小股部队向西突围,陆航正配合4师全力围堵。乌鲁木齐一带守军倾巢出动,沿公路向精河方向运动。傍晚,乌市区内发生持枪骚乱,百余名群众军警死伤,武警内卫部队配合公安正在搜捕相关嫌疑人,市委书记宣布临时管制通知,实行宵禁。

 

37师受补给和地形限制,进攻势头有所减缓,攻占印巴联军几处高地之后开始就地休整,等待后续部队和装备到位。

 

被困于蛟河的俄第五集团军以及38近卫旅于凌晨向北突围,同时39军遭到数十发来自俄境内的巡航导弹攻击,但防线还没有被突破,战事非常胶着。

 

122师进入清化市区,并未受到特别强烈的抵抗,123师先头部队已经和登陆的两栖部队会师。从太平岛起飞的H-6轰炸机对越南头顿滩头进行了地毯式轰炸,海军登陆编队已抵达预定海域,准备在头顿市建立第二个登陆点,距胡志明市仅100余公里,正在全力北上的越军已有回撤迹象,荣市一线守军压力有所减小。

 

日本外相抵达北京,受到国务院总理的接见,经过3个多小时的闭门会议当天晚间即返回日本。美太平洋第七舰队一艘航母编队出现在苏比克湾南部海域,为此中方派出警戒机予以监视。韩国陆军已基本撤回三八线。

 

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利用快舟火箭发射了开战以来首颗军用卫星,据国防部发言人表示陆续还将发射数枚低轨道卫星用于战时侦查。

 

777

原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