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科普在中国进行得如此艰难

众所周知,科普在中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比如大众对转基因、PX的误解,对食品添加剂的恐慌,大家宁可相信各种荒谬的所谓“真相”,也不愿相信真正的科学。看了小崔在复旦的演讲,作为理工狗题主感觉心好累,同时也感觉责任重大(并没有针对小崔的意思,包括题主的家人在内,身边有太多人被伪科学毒害了)。科普在中国为什么很难走下去?什么人该承担起科普的责任?同时也希望有人能讲一讲国外的科普环境是怎样的,是不是也会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有,是怎样改变的?

Continue reading


咖啡到底对健康有益还是有害,还能喝吗

咖啡究竟是下一个超级食物还是下一个公众健康危害源取决于你询问的对象。看看最近的新闻或研究,你会发现咖啡“能对抗心脏病”、减少乳腺癌、结肠癌和多发性硬化的发病率并减轻老年痴呆症。最近美国国家健康研究生和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们做的一项调查发现,比起那些不喝咖啡的人,那些每天至少喝4杯咖啡的人,黑色素瘤(一种皮肤癌)的发病率降低了百分之二十。

Continue reading


纯天然食物的荒谬

几周前,The Naked Label网站贴出了一张生机勃勃、色彩缤纷的蘑菇照片。标题引用了作家及古式饮食倡导者Diane Sanfilippo的一句话:自然比我们更擅长制作食物。问题在于图中的蘑菇是毒蝇伞,它有剧毒。可能The Naked Label并非故意推荐毒蘑菇给你吃。不过,这张图揭露了网上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命“天然健康”的权威认为纯天然的东西总是更好。

事实并非如此。

化学添加剂安全吗?你应该吃“纯天然”的食物么?流传甚广的化学妄想症有何根据?亦或者这种担忧只存在于那些需要重新上化学课的人身上?最近,不少大公司都已决定根据人们的化学妄想症来改变他们的产品配方。这是件好事吗?如果你曾关注过任何“纯天然”食物的博客,你肯定会认为这是好事。但科学表明并非如此。食物标签上的“纯天然”到底是什么鬼?让我们看看纯天然食物到底让顾客得到了什么东西。

Continue reading


无用技能之:如何在死后变成化石

许多人都曾在世界自然历史博物馆看过著名的恐龙和原始人化石。这些普通的生物正常死亡之后,经历了几百万年之后变成了世界历史。我们所有人都应该享有这种机会。但一个人死后变成化石并成为后人展览品的机会有多大呢?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古生物学部门主任Mark Norell表示:“机会非常渺茫。”不过你可以尽力抓住变成化石的机会,尤其是在你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不过这样做也不能保证你的骨头化石能在10万年后被人发现。

Continue reading


[隐藏的现实]之魅影重重的多重宇宙

简单起见,让我们先从遥远的无限宇宙回到地球上。想象你的朋友伊梅尔达,她在个人穿着方面穷奢极欲,买了500条精美华丽的绣花裙,又买了1000双经专人设计的鞋。如果她每天穿1条裙子,配1双鞋,总有一天她会穷尽所有的可能,重复以前穿过的搭配。这个时间很容易就能算出来。500条裙子和1000双鞋共有50万种不同的搭配。50万天大约是1400年,因此,假如伊梅尔达能够活很久,就会重复以前穿过的搭配。如果伊梅尔达能长生不老,就会周而复始地穿出每一种可能的搭配,每一种搭配都会出现无穷多次。有限搭配的无穷多次出现确保了循环可以进行无穷多次。

Continue reading


终于有一场不大吵大闹的转基因辩论了

2014年12月3日,辩论组织“智能平方”(Intelligence Squared)在纽约举办了一场辩论,主题是我们是否应该支持转基因食品。这场辩论引发了很多关注,因为正反双方都是各自阵营里比较靠谱的人物,是正规选手之间的较量而非混乱骂战。Grist.org的评论是“终于有一场不大吵大闹的转基因辩论了”。

“智能平方”致力于对社会热门话题开展牛津式辩论——针对一个议题进行二对二辩论。辩论由三个环节组成,首先是每人七分钟陈述,然后是自由辩论和观众答疑,最后是每人两分钟总结。开始前观众先对这个议题投票,结束后再次投票,以改变观众意见最多的一方为胜者。

Continue reading


浅谈广泛性焦虑症

任何人遇到压力时会本能的担心,但有的人即使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也会日复一日的紧张和焦虑。当这个过程持续到6个月或更长时间,那就有可能是广泛性焦虑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简称GAD)的表现。这种疾病在美国影响了接近700万人的正常生活。不幸的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疾病,因此会错过原本能够改善生活的治疗。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