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健康”概念的拥趸者们声称,该理论源于苏联学者布赫曼,他提出健康与疾病之间存在一种“第三状态”,20世纪90年代中期青岛有人将此状态称为“亚健康”,从此流传开来,俨然成为又一个“中国特色”。在“亚健康”的相关材料中,大多只将其描述为疾病与健康的中间状态,而缺乏详细准确的界定标准。

虽然在国内广泛使用,但“亚健康”并未得到过国际医学界的广泛认同。百度百科“亚健康”词条中声称“世界卫生组织将机体无器质性病变,但是有一些功能改变的状态称为‘第三状态’”,但实际上世界卫生组织从未定义过这一概念,在WHO网站上也搜索不到任何与“subhealth”或“the third state”相关的内容。Read More →

我向来对于高声嚷嚷着“客人至上,服务第一”的口号,有种无法完全信服的感觉。毕竟说起服务这种事情,应该不是以“让客人感受到的程度”为指标。举例来说,逛街时要是专柜小姐一直如影随形地跟在一旁,贴心介绍每一件你只有食指碰到的商品,再拿五种颜色让你试穿,虽然服务周到得没话说,压力却也大得让人没办法说话。最极致的服务,应该要让客人以自己喜欢的方式,从事喜欢的行为,完全察觉不到正在被服务。

就这点来说,我认为可以跟复印机里的A4纸学习服务的精神。Read More →

数学和西兰花是我(原文作者,下同)儿时最讨厌的两样东西。宝塔花菜正是一种集这两者于一身的存在。好在,如今的我已然成年,已经学会欣赏着这种罕见蔬菜的复杂之处。这种特别的花菜长成了分形体——一个按照不同比例换缩之后形状都一样的复杂几何体。也就是说,每一棵宝塔花菜,都是由形状相同的小花菜组成的,而每一簇花菜又是由更小些的同形状花菜组成的。

如果你从宝塔花菜顶上掰下一茎,它看起来就像是由更小些的花茎组成的一棵迷你花菜。无论你将分形体的哪部分放大,它们的排列看起来都会与大尺度下的分形一模一样。想象大自然造就了如此神奇的东西,简直会让人惊叹不已,更不必说这玩意儿其实只是一棵菜。每一部分都是由迷你版的自己拼凑而成,这种物体相当罕见,也相当漂亮。Read More →

芦荟应该算是一种很受宠爱的植物,各种吃的抹的洗浴的芦荟产品也玲琅满目。还有一种著名的中成药叫“复方芦荟胶囊”,因为在英国被查出汞超标11.7万倍而闻名世界。当然汞超标跟芦荟其实没什么关系,芦荟只是受“复方”中“猪一样的队友”所累。不过,单就芦荟而言,它那些形形色色的“神效”有靠谱之处吗?

虽然复方芦荟胶囊是“传统中药”,但芦荟在中国的历史并不长。它传入中国不过几百年,而埃及人在6000年前就把它作为了法老的殉葬品。在埃及,它被称为“不朽的植物”。传统上,内服用于通便,外用来治伤口。到了后世,人们又“想出”了各种功效。在目前的营销中,美容、护肤、解毒、抗肿瘤、抗衰老等等最时髦的“功效”才是它的卖点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