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对这个世界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即便是对于中国,它也不过是一个越来越没有年味儿春节…烟火,鞭炮,春晚,PM2.5,还有好几天也吃不完的一桌子菜,要说今年的特别之处,大概就是午夜12点,那伴着鞭炮声一起响Read More →

其实不存在洗白,因为你们没读过这段历史,不知道前因后果,也没有用同理心思考,所以不知道这个魔王为什么被人崇拜。我老爹曾留给我一本《我的奋斗》,这本书蕴含他的人格魅力和演讲天赋,但这不是关键。一战德国战败,被迫签Read More →

某人穿越到先秦。 「里边请,请问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打尖!来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那抱歉,客官,面条要到宋朝才能成形呢。而且西红柿是美洲货,清朝末年才传入中土。小店目前只有鸡蛋,要不您点一个?」 「什么Read More →

尽管我对人类误判这个主题很感兴趣——上帝知道,我在误判方面已经小有创造。我想,原因之一是我试图解决一下这个我从哈佛法学院毕业时没有解决的问题。

我意识到人类的非理性已有既定模式,但这种非理性如此极端,我毫无任何理论可以解释和解决,不过我看到了它如何极端,也看到它具有一定模式。我刚开始创建我自己的心理学体系,小部分靠随性阅读,大部分则来自于个人经历,我运用这个模式帮助自己安度此生。后来,我偶然读到《Influence》一书,作者是一位名叫鲍勃·恰尔蒂尼(Bob Cialdini)的心理学家,他年纪轻轻就在一个有2000人教师队伍的学校里脱颖而出,获得终身教席。这本书现在已经卖出30多万本,确实不同凡响。这是一本针对普通读者的理论书,它填补了我粗糙体系中的很多漏洞。在这些被它填补的漏洞中,我想我已经建立起了一套自己的体系,该系统是一个很好用的工具,我愿与你们分享。Read More →

我认为,在我所见所感所知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或者多个)“隐藏的世界”。我对隐藏世界的存在深信不疑,几乎上升到信仰的程度。
来源:知乎Read More →

中医在中国确实有点不太待人见,有这么一个段子:“如果是一个中医让人去看西医,那就说明那人是真的有病了,但如果是一个西医让人去看中医,那就说明那人是真的没治了。”有人说得更干脆:去看中医的要么没病要么没治。

现在大家都在用微信,而且基本上都属于一个或几个群,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嫌哪个里不热闹,只要提一下中医就行了”,只要一提中医,一个群自然会分成“中医粉”和“中医黑”两拨,双方肯定会爆发一场热闹的争吵,弄得不好约上一架也完全可能。Read More →

高中历史课,老师讲到晚晴时期中国的军事技术已经大大落后于西方,是打败鸦片战争的重要因素。当时我受老爸的影响根深蒂固,不禁和老师争论起来。我觉得技术因素都是最次要的,八旗太怂、汉奸太多才是主要原因。后来由于我太过胡搅蛮缠,老师直接跟我说让我去读『天朝的崩溃』,如果读完了还有任何疑问,他随时给我解答。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