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科普在中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比如大众对转基因、PX的误解,对食品添加剂的恐慌,大家宁可相信各种荒谬的所谓“真相”,也不愿相信真正的科学。看了小崔在复旦的演讲,作为理工狗题主感觉心好累,同时也感觉责任重大(并没有针对小崔的意思,包括题主的家人在内,身边有太多人被伪科学毒害了)。科普在中国为什么很难走下去?什么人该承担起科普的责任?同时也希望有人能讲一讲国外的科普环境是怎样的,是不是也会出现类似的问题?如果有,是怎样改变的?Read More →

如果牌桌子上有一堆的钱,说明势头很旺,大家有得玩儿。如果大家都在往回揣钱,不想拿出来,很快大家就会洗洗睡了。6月第一周,一下子涌入2.27万亿元,股指直接推上5000点。表面繁荣的背后有着巨大隐忧。Read More →

一百年前,一些科学家想要实验一下催眠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编制了一套标准化的催眠程序,考察它应用在普通被试身上的效果。跟几乎所有的心理学实验一样,结果是混合的:一些被试成功进入了催眠状态,另一些被试没有。研究者于是发明了一个术语:催眠易感性。这个术语指的是被试在标准催眠程序之后所能达到的反应深度。很快,这个术语受到广泛认可:「为什么一些人相对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呢?因为他们比较有催眠易感性。」到今天,催眠易感性已经变成了心理学教科书里的标准名词。我们用它对号入座:「我的催眠易感性比较低呀,所以不会被催眠。」Read More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刮起了粽子馅心甜咸之争的风潮,其实“白粽”就站在旁边笑而不语……

南朝梁代吴均在《续齐谐记》这么写道:“屈原以五月五月投泪罗水,而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简贮米,投水以祭之。”,说的就是屈原在五月五日这天投汨罗江自尽殉国,百姓为了让鱼儿不食屈原尸身,将米放入竹筒,投入江中以祭屈原的故事。Read More →

镜子测试是一个自我认知能力的测试,该测试用来判断动物是否有能力辨别自己在镜子中的影像。最初由GG Gallup提出[1-2]。在测试中,实验者在动物身上标上两个无味的颜料斑点。测试斑点在镜中可见,而对照斑点则放在动物身体上可触及但不可见的地方。然后观察到动物的反应,以判断它是否意识到测试斑点是在自己身上,而同时忽视对照斑点。已经通过镜子测试的动物包括:所有类人猿种,猕猴,大象等。猫、狗和绝大部分鸟类都通过不了镜子测试。Read More →